相关文章

正东担担面入选非遗 重庆小面50强老板或羡慕或不在乎

  不在“小面50强”名单上的正东担担面进入了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小面50强老板们怎么看?申请成为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又需要哪些条件呢?昨天,我们走访了渝中区鲁祖庙花市豌杂、渝北区板凳面庄、渝中区眼镜面等小面50强的老板,对于正东担担面的入选,有人跃跃欲试,有人满不在乎。

  鲁祖庙花市豌杂老板刘航

  我们也希望成为非遗项目

  昨日中午12点40分,鲁祖庙花市豌杂的老板刘航,正忙着给客人点单、端面。今年31岁的他,5年前从妈妈手中接过了面摊,5年时间,他已把花市豌杂变成了1家总店、4家直营店。

  “妈妈老了,她对扩大发展没有太大兴趣,但我不想她一手做起来的面摊永远是这个样子。所以,我才辞职回家接手。”昨日下午2点,面摊前排队的客人渐渐少了,刘航终于有时间坐下来和我们聊聊。

  “我知道正东担担面已经是非遗项目,我也偶尔会去那里吃碗担担面。现在,我也在想,怎样才能当选非遗项目?”刘航告诉记者,他对入选非遗也非常感兴趣。“春节前,我就想去取经,可一直忙就没顾得上,等大年过了,我要好好去咨询下,看自己符不符合申报非遗项目。”刘航说,他希望他的面摊也能入选非遗项目,也能像正东担担面一样代代传承下去。

  板凳面庄老板娘张忠凤

  名号是浮云口碑最重要

  昨日下午2点30分,从凌晨5点就开始忙碌的渝北区板凳面庄老板娘张忠凤,终于可以坐下歇口气了。

  “非遗?我都是半老婆婆了,现在这个面摊我都还想缩小。这样称号那样称号的没得意思,客人说好才是真的好。”对于正东担担面入选市级非遗保护项目,张忠凤连连笑称搞不懂。

  从开创板凳面庄至今,张忠凤已围着这个小面摊转了十年。“我家的小面就是二两卖五块,至于好不好,让客人说了算。我也想自己的小面成为天下第一,但要看客人买不买账嘛!”张忠凤说,她和丈夫都已经过了争强好胜的年龄,“我们年龄大了,既不想开加盟店,也不想再扩大经营,至于称号更是浮云。我现在就想有一碗饭吃就行了,名声出去了,面却越做越差,也没多大意思。”

  尽管嘴上说对申报非遗项目没有兴趣,但这却不影响张忠凤对自家小面的信心。“这个春节,我家的小面两次上了央视,一次是初一晚上的《共同关注》,一次是初六晚上的《零点之后的中国》。现在,我生活得很舒心,够了。”

  对于面庄的未来,张忠凤说没有想过那么多。“娃儿有自己的事情,还没准备回来接手,反正我还做得动,让他多耍两年嘛。”

  专家解读>

  申报非遗,应至少传承3代

  为什么会选择正东担担面去评选市级非遗保护项目?渝中区文化馆非遗保护中心负责人说,在申报市级非遗保护项目前,正东担担面已经是渝中区的区级非遗保护项目,“这次选正东担担面申报市级非遗保护项目,是因为它不仅有自己独特的技艺,而且还拥有170余年的传承历史,它身上记载着数代重庆人的美食记忆。”

  具备哪些条件才能申请成为非遗保护项目呢?该负责人说,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非物质文化遗产法》和《重庆市非物质文化遗产条例》,推荐申报成为非遗项目,不仅需要具有突出的历史、文学、艺术和科学价值,还要具有世代传承的特点。此外,它在当地还要有较大影响,而且已处于濒危状态。

  一般来说,申报项目的传承历史至少应在3代以上。需要项目保护单位自行到各区县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办公室填写资料资源普查表,写清项目分布区域、相关单位或个人,项目的基本情况、地理位置、历史沿革、主要价值和影响,理清传承脉络。同时,还要写明“当前主要传承人”,并分别列出姓名、性别、年龄、籍贯、单位、职业等。“非遗项目评选并不像很多人说的‘砸钱就可以’,它是经过众多专家一致审定才最终评出的,入选的每一个项目都真正是重庆乃至全国的珍贵文化遗产。”重庆晨报记者 李晟